婚姻实务
咨询服务热线
18061651506
当前位置:主页 > 婚姻实务 >
家企混同,离婚时就可以要求直接分割公司资产吗?
时间:2019-10-22    点击:
编者说:
 
       张某与吴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1995年登记结婚。二人于2003年6月创办耀瑞德星公司,各占50%股权,公司的财务与家庭收支不分。2009年间,由于耀瑞德星公司未年检,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2001年,张某诉至法院要求与吴某离婚并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法院准予二人离婚并于判决中处理了公司资产及债权债务。嗣后吴某申请再审称应对其与张×共同开办的耀瑞德星公司债权债务相关的证据材料进行审计,依据审计结论将上述债权债务作为夫妻共同财产重新分配。本案重审的争议焦点是家庭财产与公司财产混同的情况下,公司的资产、利润、债权债务是否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而在离婚诉讼中进行分割?具体内容推送如下:
 
裁判要旨
       在“夫妻公司”中,家庭财产和公司财产混同的行为只是认定行为要件中符合公司法人格形骸化这一要件的事实,并不构成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主体要件和结果要件,不能以此认定存在公司法人人格否定。在未经过公司利润分配方案的公司决议或公司股东书面一致同意前,“夫妻公司”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经营所得资产(含未分割利润)、债权债务属于公司法人财产范畴,而非夫妻共同财产。即使存在公司财产与家庭财产的混同情形,也不能迳行认定公司资产、债权债务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案  号
一审: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2015)平民再初字第5245号
二审: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6)京03民再26号
案  情
上诉人(原审被告):吴某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张某
       张某与吴某于1995年2月21日登记结婚,1997年5月3日生育长女张某3,2004年10月4日生育次女张某4。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于2003年6月创办耀瑞德星公司,公司的财务与家庭收支不分。原始注册资本为10万元,股东张某和吴某各占50%。截止至2010年12月31日,涉案公司的股权状况是,股东张某以货币方式出资25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总额的50%;股东吴某以货币方式出资25万元,占公司注册资本总额的50%;公司注册地址为北京市平谷区平谷镇府前西街40号205室。2011年10月13日,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平谷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吊销了耀瑞德星公司的营业执照。该决定书中明确要求,当事人的债权债务由股东组成清算组负责清算,并到原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双方当事人在二审庭审中认可耀瑞德星公司未作出过利润分割的股东会决议,亦未向法院提交一致同意分割公司利润的书面文件。
       双方共同财产有:某区某花园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屋及室内浮财;某1牌轿车一辆(车牌号:某某某);此外,双方一致认可,张某在中美大都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所投人寿保险的现金价值为4497.83元。双方的共同债权有:柳某欠双方4万元、张某2欠双方2.5万元。双方的共同债务有因购买某花园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屋所欠的按揭贷款20余万元。
吴某将双方共有的某3牌轿车(车牌号:某某某)过户到其妹妹吴某2名下,吴某称车已卖给吴某2,卖车款用于生活开支。张某表示不主张该车。
2011年9月5日,张某曾诉至法院,要求与吴某离婚并依法分割共同财产。法院经审理后作出(2011)平民初字第5307号民事判决:1、准予张某与吴某离婚;2、双方之长女张某3由吴某自行抚养,次女张某4由张某自行抚养;3、某1牌汽车一辆(车牌号:某某某),耀瑞德星公司的汽车、机器设备和办公用品等资产,耀瑞德星公司的债权债务,双方对柳某、张某2的债权以及张某在中美大都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的保单归张某所有及享有;4、某区某花园某号楼某单元某号房屋及室内浮财归吴某所有,因该房屋所欠贷款由吴某负责偿还;5、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补偿吴某共同财产折价款二十万元;6、张某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赔偿吴某精神损害抚慰金五万元;7、驳回张某以及吴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原审判决作出后,吴某不服,上诉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4月24日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03715号民事判决,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原一、二审法律文书生效后,吴某随即向一审法院提出执行申请,该院对(2011)平民初字第5307号民事判决中涉及财产内容的判项,全部给予了执行。嗣后,吴某以不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二中民终字第03715号民事判决为由,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此间,吴某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供了北京泳泓胜会计师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针对耀瑞德星公司作出的专项审计报告(以下简称审计报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期间,吴某称应对其与张某共同开办的耀瑞德星公司债权债务相关的证据材料进行审计,依据审计结论将上述债权债务作为夫妻共同财产重新分配。张某同意原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11月25日作出(2014)高民申字第01188号民事裁定,指令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审。2014年5月2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二中民再终字第04601号民事裁定:撤销本院(2013)二中民终字第03715号民事判决及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2011)平民初字第5307号民事判决中关于财产分割部分的处理;本案就财产分割部分发回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重审。
       本案审理过程中,吴某向法院提供了审计报告,该审计报告显示针对耀瑞德星公司2004年1月31日至2010年12月31日企业财务列支情况审计结论为:耀瑞德星公司的收入总额26534871.93元,费用总额9617528.01元,利润总额16917343.92元。吴某据此称,耀瑞德星公司尚有利润总额16917343.92元,属于未分割的夫妻共同财产。张某对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不予认可,不认可耀瑞德星公司尚有利润16917343.92元在离婚时未分割。张某同时称原审判决主文第五项中“张某补偿吴某共同财产折价款20万元”,应当考虑了耀瑞德星公司的债权债务,但没有证据证实。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吴某在法院作出(2011)平民初字第5307号民事判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二中民终字第03715号民事判决后,虽称不服并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但吴某提出的主张,实质上不是对原审判决中的已有判项不服,而是以二人共同经营的耀瑞德星公司尚有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利润未分割为由,要求法院对此部分待证财产予以分割。由于吴某向法院提交的审计报告,系其单方委托评估,张某对此又不予认可,故法院对此证据不予采信。法院针对耀瑞德星公司是否尚有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利润未分割,依法委托了专业的审计公司欲进行评估,但由于当事人双方的原因致审计程序无法进行,进而造成待证事实无法查清。所以,张某认为耀瑞德星公司债权债务已分割完毕、吴某认为耀瑞德星公司尚有债权未分割,双方为此产生的纠纷,可另案解决。原审判决系依已经查证的事实为依据作出的,此间针对双方财产部分内容所作出的判项并无不当。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问题是耀瑞德星公司的资产、利润、债权债务是否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进而在离婚诉讼中进行分割。
针对耀瑞德星公司的资产(含未分割利润)以及债权债务是否可以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的问题,本院的结论为,该公司的资产(含未分割利润)、债权债务在未经法定程序分割处理前,上述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理由如下:
1. 耀瑞德星公司的法人人格不能否认。
       本案中诉争的耀瑞德星公司系张某、吴某二人作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即俗称的
       “夫妻公司”。有限责任公司的法人人格系公司法所明定,并不因股东之间的身份关系而有所不同,本案特殊之处在于双方当事人均认可该公司财产和家庭财产形成了混同,该情况是否会导致公司法人人格的否定需要进一步分析。就该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存在家庭财产和公司财产混同的行为,该行为只是认定行为要件中符合公司法人格形骸化这一要件的事实,并不构成公司法人人格否认的主体要件和结果要件,因此不能认定存在公司法人人格否定。
2. 在未经法定程序分割处理前,“夫妻公司”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经营所得资产(含未分割利润)、债权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首先,在不能否认耀瑞德星公司法人人格的情况下,该公司在张某、吴某夫
       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利润未经法定程序分割前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不可在离婚诉讼中分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有限责任公司利润分配方案应由公司董事会制定并由公司股东会审议批准或公司股东书面一致同意。在公司董事会、股东会未就公司利润分配方案进行决议之前,公司股东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公司向股东分配利润缺乏法律依据。举重以明轻,在“夫妻公司”中,未经过公司利润分配方案的公司决议或公司股东书面一致同意前,相关公司利润属于公司法人财产范畴,而非夫妻共同财产。因此,即使存在公司财产与家庭财产的混同情形,也不能迳行认定公司利润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本案中,在双方当事人均认可耀瑞德星公司从未作出股东会决议分割公司利润的情况下,且未提交一致同意分割公司利润的书面文件,该公司的经营利润及资产问题应当另行解决。
       其次,对于耀瑞德星公司的债权债务问题,同样属于公司法人财产制的范畴,双方当事人可另行解决。综上二点,本院认为,未经法定程序处理前,耀瑞德星公司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经营所得的资产(含未分割利润)、债权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而是公司财产,不能在离婚纠纷中直接进行分割处理。原审判决将耀瑞德星公司的汽车、机器设备和办公用品等资产、耀瑞德星公司的债权债务判归张某所有及享有错误,本院二审予以纠正。
关于张某提出的耀瑞德星公司资产、债权债务在原审中分割处理并执行完毕的问题。该问题的实质为,张某一方认为原审判决张某给付吴某20万元中已经折抵了耀瑞德星公司资产、债权债务的价值,因此不存在另行解决的问题。就该问题,本院认为,因夫妻共同财产的价值并未最终确定,原审综合双方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过错程度、财产分割状况和子女抚养等问题,判决张某给付吴某折价款20万元,本院视其为在夫妻财产价值尚未确定的前提下所作的先行给付的数额,该判决结果并无不当,本院应予维持。就耀瑞德星公司的资产、债权债务因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双方当事人可另行解决,本案不予处理。

(图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与交流)
  • 上一篇:离婚后,一方将孩子改名换姓,另一方有权干预么?
  • 下一篇:婚姻中我们应正视“离婚情绪”